站内搜索
     
特别专题



关于我省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养老问题的建议

录入:  www.jlngd.org.cn   2018/4/2  人气:812

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是指独生子女发生伤残或死亡、未再生育或收养子女的家庭。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我国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每年以7.6万的速度增长,现在我国已有超过100万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这些家庭大多数“独自”承受失独之痛,独自面对养老、基本生活照顾和精神痛苦等问题。我省多年严格执行国家各个时期的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独生子女家庭所占比重相对较大,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数量也相对庞大。截止2016年底,全省共有49周岁以上的计划生育特殊家庭万余个,这是对我省未来社会养老服务能力的巨大挑战。

一、我省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现状

2016年我省纳入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的计划生育特殊家庭目标人群27251人(这个数字仅指女方年满49周岁领取独生子女死亡特殊补贴的家庭成员数,其中:城镇15948人,农村11303人),投入资金926.5万元2017年增至30927人(其中城镇17924人,农村13003人),投入资金1051.5万元。目前出现的这群失独者大多出生在上世纪50-60年代,恰逢我国80年代独生子女政策严格执行的年代。这部分人在遭遇失去独生子女的沉重打击之后,普遍存在家庭经济状况不好、心理健康状况较差、患病率较高、婚姻变故和生活照料资源缺乏等现实问题。

我省为老工业基地,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成员大多有单位,退休后能够有一定的稳定收入保障,我们问卷调查显示,有73.68%的家庭有退休工资或者退休金,另外还有5%的家庭通过缴纳社会养老保险,得到了晚年的收入保障。所以,尽管我省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发达地区那样充裕,但是我省的社会保障体系仍然发挥了巨大作用,为14%的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缓解了一定的经济困难

二、我省在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养老方面存在的短板

(一)家庭养老保障不足随着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年龄渐长,获取生活资料的能力和自理逐渐衰退,选择居家养老的风险过大,一旦出现失能的情况,后果不堪设想。但是我省目前尚没有行之有效的家庭养老保障措施,仅靠社区互助和志愿者服务,远不能解决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养老需求。

(二)专门独立养老机构缺失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患有常见疾病的占总数的一半以上;还有一部分人患重症疾病;同时由于精神空虚导致不人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抑郁38.6%的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可以接受在普通养老院安度晚年,约14.04%的老人想选择国家为失独老人成立的公立特殊养老院进行养老,使所有失独老人可以“抱团取暖”,借此来消除彼此内心的忧伤。目前北京已经建立了为失独家庭单独设置的养老机构,湖南省专家也表示要在湖南长沙合理规划,建设硬软件设备齐全的独立失独家庭养老住宅区,让失独老人集中养老。但我省由于诸多原因,至今仍没有成立此类机构。

(三)养老方式不够丰富当居家养老和现有模式下的机构养老这两种方式不完全适合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养老需求时,他们的养老便成为难题。针对这样情况的出现,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普遍希望养老方式能够多样化,以供他们根据自身不同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养老机构。比如法国政府推行养老券养老,使用者可以凭此券向养老机构提出申请;日本的按体制选择养老院,养老院大致可分为“带全看护”、“住宅式”和“健康式”三类;新加坡推行的以房养老政策等等。我国在《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到以房养老的观点而以房养老的首倡者则是以无子女或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为试点。如此,各种针对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养老方式的出现,将有利于失独老人针对不同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机构进行养老。当前我省,针对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养老方式的可选择性不多,仍是以居家养老和进入普通养老院为主。

我们的建议

(一)提供必要的物质帮助。有些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所面临严峻的生活挑战,应该得到制度性的帮助。应在国家层面出台统一政策,建立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关怀基金及建立专门的养老机构,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根据他们的所求所需,提供更多帮助。国家计生委原巡视员、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原理事长苗霞表示,失独问题不解决是对人民不负责任,也是对计生工作的不负责任。让失独者不孤独,考量着国家文明和国家责任。因此,整个社会要去关注、了解这个特殊的群体,给他们营造一个充满关爱的社会环境,才能让这个悲伤的群体走出阴霾,重获阳光。

(二)强化社会性的精神关怀。一些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的心理变得脆弱和敏感,不愿意再接触社会,甚至选择自我封闭。因此,要对基层社区工作者进行培训,对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进行科学的心理干预,比如开展心理辅导、义务巡诊、临终关怀等多元化服务二是充分发挥民政部门的优势。从北京、大连等地的实践看,目前对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精神关怀,主要由民间自发的互助团体来承担。但这些团体的发起和延续,有一定的随机性与不稳定性。所以,各地民政部门应尽早建立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需求数据库,为民间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互助组织提供必要帮助。在没有民间救助团体的地方,慈善机构应该协助成立民间社团,在运行经费、活动场所和精神支持等方面提供社会资源三是开展亲情抚慰活动,帮助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建立与社会的正常联系,特别是帮助组织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之间的联系,让他们相互取暖。

(三)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所面临的不幸命运并非少数人固有的,而是多数家庭都可能面临的潜在风险。因此,各级政府更有责任及时采取措施,完善社会化养老和救助机制,帮助他们在社会的关爱中找到心灵的慰藉,从根本上逐步转变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实现真正多样性的社会化养老。政府可以牵头,多渠道融资组建特殊养老机构(既面向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养老院),及时向他们提供特殊的心理援助,并通过有针对性的心理疏导咨询服务,帮其摆脱心理阴影

(四)积极开发利用社会资源。要想彻底解决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养老问题,仅靠单一政府部门的努力根本不现实,关键还是依靠多部门合作,全社会共同参与。一要重视在社区中展开工作。社区不仅可以提供其他单位所不可超越的以归属感为表现形式的心理支持,从而降低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所面临的精神风险,而且能通过社区的支持网络完成社会养老网络的构建,降低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人的生存风险。二要借助社会力量。强大的社会力量是社会养老的基础,其中有效的社会组织是重要的一环,帮助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社会组织即是其中的一个部分。由针对性的放宽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件,让非营利中介组织关注这个群体,使他们不至于成为被社会遗忘的一部分。


返回】 【顶部】 【关闭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机构设置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2009-2018 中国农工民主党吉林省委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吉ICP备10004230号  (建议采用1024×768分辨率,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